http://www.53021.cn

疯狂猜成语日重,扫金砖-但大家都有自己放松的方式

  如果说,梅派专辑第一期《“移步”出京华“湘遇”梅兰芳》探讨的是如何传承与发扬“梅派”艺术的问题,那么在第二期里,“谈艺说戏话北京”通过一出新编戏,通过演员具体的创新实践过程来探讨梅派的未来、京剧的未来、京剧演员的未来应该如果走。

  观众:新编戏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循,剧本的创作如何让人物丰满起来?

  观众:我关注史依弘老师的作品从《锁麟囊》开始。我以前是搞过专业的京剧,我今天特别想知道在传统京剧旦角、武生啊,我们都有严格的模式,只要锣鼓一敲就要立马上场,演员在上场之前需不需要酝酿情绪?

  刚开始我是想挑战一下自己,不让金镶玉和邱莫言见面,但我们导演强调,这两个演员见面的冲突至关重要,这两个女演员见面较劲、撕扯、非常有戏看,导演说有办法,我们所以采用了替身。有意思的是彩排完了,胡雪桦老师的博士生说今天的两个女演员都很棒。大家笑道,只有一个女演员。博士生都没看出来,我还是很开心的,当时我觉得自己上道了,效果出来了。

  史依弘

  当主持人问及《新龙门客栈》是否是对她的挑战时,史依弘说:“不是挑战,是学习。演员不能说‘固定’了,到一个程度就休息了。戏曲是不能放弃训练、放弃练功的,这是一个演员的职业操守吧。”

  演出一结束,她便匆匆赶到北京。因为9月13日,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,由她主演的《新龙门客栈》便要和北京的观众见面了。

  本版文/本报记者 郭佳 实习生 付少伟

  在第二期里,“谈艺说戏话北京”携手华戏文化、东苑戏楼,邀请梅派青衣史依弘、青年武生演员王玺龙分享他们合作新编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的艺术心得。

  自我雕琢过程痛苦 演一个谈恋爱的武生

  史依弘:做好这部戏,做一部新戏,单靠我自己是不可能的,你比如我们的剧本是我们的老戏迷写的,我们的导演胡雪桦老师也是个老戏迷,邀请了许多音乐界“大咖”,还找了跟我合作多年的服装老师。我对她提出要求,一分钟从金镶玉换装成邱莫言。加上我们上海京剧院的团队每个人都精神饱满,我们把这部戏连改了八稿,刚开始彩排出现很多问题,但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要求,我们去适应团队,第二次彩排的时候就什么都赶上了。

  “我们做的是打破行当,一切都是为了角色”

  要做一个新剧极其不容易,从剧本开始一稿一稿就展现出庞大的工作量,在唱段上要拿捏清楚,把京剧的原味加进去, 起凡卡卡,突袭命运之柱-,演员通过不断挑战自己和完善自己,把自己磨炼得非常精通,把最好的一面留给观众也是自我职业满足的一种方式。接触这部剧目后王玺龙感慨道:“自我雕琢是个很痛苦的过程,这部新戏就是一次大的进步空间,对于戏曲演员来说不能放弃训练、不能放弃迎难而上,这是不断强化自己专业自信的过程,要有一颗保持上舞台的心,这是一个演员的职业操守。”

  王玺龙

  但金镶玉不是, 血色星期一第三季,苍天有泪之军人风采-,金镶玉相比之下会给我更多的时间默默戏、练练嗓子。戏曲演员和话剧演员、舞蹈演员是完全不一样的,戏曲演员在后台也不能活动太久,这样会影响妆容,以前老师们也不让坐太久,衣服都会皱了。但大家都有自己放松的方式,有的会聊聊天。梅葆玖老师演出前要吃苹果,他要把自己的咬肌打开。我在上海演出前有一个老师上场前会吃饼干,各人有自己的方式,都是为了更好地轻松上场。

  《新龙门客栈》:大青衣的“武侠梦”

  除了作为制作人在创作上的亲力亲为,和以往的演出不同,这部剧对作为主角的她也提出了“一赶二”的挑战:“金镶玉和邱莫言是红白两朵玫瑰,性格差异比较大,这次一人分饰两角不同于我以前接触过的角色,和青衣不同,这其中还夹杂着武侠味道,四功五法中穿插着许多复杂技能和情感。彩排谢幕的时候观众还在纳闷另一个女演员在哪儿,我还是挺开心的,算是对我的认可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上海新闻文章阅读